• <blockquote id="acycy"></blockquote>
    <xmp id="acycy">
  • <bdo id="acycy"><noscript id="acycy"></noscript></bdo>
  • 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南風窗 06-23

    找到親生父母,她卻走到生命盡頭

    作者 | 燎原

    " 病好些了嗎?"

    想起潘麗芬,記者給她發了一聲微信問候。上一次采訪她的時候,她已經被診斷為肝癌。

    習慣秒回的潘麗芬,一直沒有回復。點開她的微信朋友圈,她已經一個月以上沒有更新。撥打她手機,也已停機。

    潘麗芬的朋友圈背景是她在養父母家和養母、兩個侄女的合影

    其父潘金洪也不接電話,但過了不久他打了回來。他說:" 剛才在家不方便接,擔心老婆聽見。"

    一聽這話,就有不祥的感覺。果然,潘金洪說,女兒潘麗芬已于今年 5 月 9 日早上 5 點 20 分去世。

    女兒去世 1 個月后,6 月 11 日這天,潘金洪的妻子劉新連在整理房間時,發現了潘麗芬留給他們的遺書,遺書是寫在一個紅包上:" 媽、爸:我愛你們,下輩子我還做你們的女兒。不要傷心,要開開心心地過好每一天。對不起,沒有孝順你們到老,我會在天堂保護著你們,平安健康,感謝你們的養育之恩。永遠愛你們的女兒(潘麗芬)。除夕 2022 年 1 月 31 日。"

    潘麗芬留給養父母的遺書

    " 哎喲!" 潘金洪一聲長嘆:" 我老婆看后,哭得很厲害。"

    看完女兒的遺書,部隊出身的潘金洪也沒能忍住,哭了。

    潘麗芬其實不是潘金洪、劉新連夫婦親生,但過去 30 年,他們把她視如己出,已經是彼此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潘麗芬的生命有一個缺口,從未彌補,從未愈合,夫婦倆也都知道的。那便是,她對血緣關系的確定與向往。

    小時候的潘麗芬,期待著長大成人、重逢父母,對于 " 血濃于水 " 的關系,她陌生而好奇,天然地想要親近。直到,她真的找到了父母、姐弟,故事卻也走到盡頭。

    01

    女孩

    下潘,廣東省惠州市龍門縣平陵街道路灘村轄下的一個自然村。下潘周邊,綿延著低矮的山坡,山坡上是綠油油的低矮灌木叢。

    這一帶蘊藏著豐富的礦石,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不少礦場就開在這一帶的山坡上,受雇于此的外來工,沒日沒夜地挖礦、運輸,很是熱鬧。

    1989 年,李春生和妻子徐春愛跟隨老鄉,也從湖南省常寧市官嶺鎮富貴村來到這一帶挖礦。

    1992 年 1 月 16 日,在礦區,徐春愛生了個孩子,是個女孩。此前,他們已生下兩個女兒。

    潘麗芬親生父母:李春生和妻子徐春愛

    李春生說,那時他一直想要個兒子,所以就把這孩子送出去。

    " 送孩子 " 的消息放出后,潘金洪和劉新連商量,決定抱養這孩子,取名潘麗芬。彼時在礦上轉運礦石的潘金洪,已育有兩個兒子。

    送出潘麗芬前,李春生也到潘金洪家 " 把關 ":家境不錯,就答應把孩子送給他了。

    "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他家已是平房,還有輛手扶拖拉機," 李春生說," 把孩子給他,我們也沒要他的錢,只希望孩子過得好就行。"

    李春生說," 女孩總要嫁人,如果條件好的家庭收養,總比跟著我強。"

    潘金洪當時拿了十幾斤大米,帶了一只雞,封了 200 元紅包給對方。

    潘麗芬養父母:潘金洪和劉新連

    "200 塊紅包是給她(徐春愛)的營養費。"2021 年 7 月 29 日,在潘金洪家,他向南風窗回憶領養女兒的經過時,抱養來的潘麗芬就在一旁,笑瞇瞇的,像在聽父親講述別人的故事。

    更早前,潘麗芬就知道自己的身世。" 上小學時,一些八卦消息就傳開了,我也去問了爸媽(養父母)," 去年采訪中,潘麗芬說," 他們也承認我是抱養的。"

    不過,潘麗芬不在意,至少看起來如此。因為被抱養時她才一個月,完全沒有記憶,加上養父母對她也很好," 穿的、吃的,都比村里的其他孩子好。" 潘麗芬說。

    潘麗芬

    潘麗芬被送出的第二年,即 1993 年,李春生夫婦又在礦區生下第四個孩子,也是個女孩。和潘麗芬一樣,這個女孩也被送出,送給高樹堂村的一戶人家。

    高樹堂距離潘金洪家就 1 公里多。潘麗芬說,妹妹和她長得很像,曾和她在一個小學上學,彼此都認識。

    對于血緣,潘麗芬似乎有天然的好奇。上學時,她曾去高樹堂找妹妹,但妹妹并不熱情,后來就沒什么聯系了。

    02

    約定

    潘麗芬的好奇心,沒有機會得到滿足。

    抱養潘麗芬時,潘金洪和她的親生父母商議決定:18 歲前,親生父母不和孩子見面。潘金洪說,這主要是為了不影響孩子成長,便于更好帶孩子。

    1995 年,李春生夫婦離開路灘村的礦區,和老鄉前往韶關挖礦。也在這年,他們生下第 5 個孩子。這回,終于是個男孩。

    小時侯獲悉身世后,潘麗芬天天盼著自己快到 18 歲。因為按照約定,18 歲,她的親生父母就可以來和她見面了,潘麗芬對此充滿期待。

    時光荏苒,到了 2010 年,這年潘麗芬 18 歲。但一整年,她都沒能看到親生父母的出現。

    " 說好 18 歲來看我,為何遲遲沒出現?"2021 年 7 月 26 日上午,潘麗芬在世時,她對南風窗回憶起來。那年,從居住地二樓看著窗外,她的心中有很多未解疑團。

    2014 年,約定見面的時間已過了 4 年,潘麗芬尋親的愿望更濃烈了。為此,她去高樹堂找妹妹,希望一起尋找親生父母。

    " 但妹妹對找回親生父母的意愿不強。" 潘麗芬說,她只好作罷。

    " 作罷 " 也因養父母對她很好," 主動提出找親生父母,我怕傷了養父母的心。"2021 年 7 月,在潘麗芬家里,她這樣告訴南風窗。

    在本該被大人照顧的歲月里,潘麗芬更早地成熟,她知道如何照顧大人。

    2020 年 9 月,潘麗芬和龍門縣的小羅戀愛了。同年 12 月,28 歲的潘麗芬和小羅在親友祝福中結婚。

    很快,潘麗芬懷孕。她和丈夫去平陵街道計生辦領取《生育登記證明》。證件顯示,他們的孩子預產期在 2021 年 6 月。

    這將是一個血緣與愛兼有的家庭,是潘麗芬未曾有過的。

    03

    變故

    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發展,但變故出現了。

    2021 年 2 月,潘麗芬腹部疼痛,伴有腹脹、惡心等癥狀。潘麗芬以為是懷孕引發。

    檢查結果嚇了一跳。廣州華僑醫院出具的《疾病診斷證明書》顯示,潘麗芬被診斷為肝惡性腫瘤(cT4N0M0IIIB 期)。

    醫院出具的《疾病診斷證明書》

    當晚,她瘋狂地給親戚和朋友打電話,讓他們幫忙安排后事。

    潘金洪不想就這樣放棄,這個依靠種地為生的農民,竭盡全力拯救女兒。

    但治療費很高,第一次住院治療就花掉 8 萬多元,扣除可報銷的 1.9 萬元,仍需支付 6 萬多元。

    此外,每次化療需住院 7 天至 9 天,醫藥費另需支付 2 萬至 3 萬元不等。

    2021 年 7 月底,南風窗記者見到潘麗芬時,她剛剛結束第五次化療、從廣州出院回到家中。這次治療費是 38669.97 元,扣除報銷部分,另需繳納 23841.07 元。

    進行到第五次化療時,她已耗掉 20 多萬元,其中,潘麗芬的丈夫羅先生掏了 3.5 萬塊錢,之后就 " 沒錢了 "。

    " 我連花唄的錢都刷出來了,實在沒錢," 今年 6 月 13 日,羅先生告訴南風窗,他父母就是賣菜的,而他也只是個開滴滴的,收入是一個月 3000 元至 5000 元不等。

    潘金洪夫婦更難,他們都只是下潘村的農民,家里分到四畝耕地。由于農業收益不好,不少農戶的農田拋荒,潘金洪就借來種。這樣,他們夫婦一共種了十多畝耕地,主要種植水稻和花生。

    " 在十來畝耕地上勞作一年,總收入也就 1 萬多元,包括無償投入的勞力。" 潘金洪說。

    由于病重,潘麗芬懷孕的孩子也保不住了。小羅來看望潘麗芬的次數也越來越少,發展到最后,兩家的關系變得越來越緊張。

    醫院發出的病重通知書

    再后來,婚房也換了門鎖,潘麗芬去取回衣物的時候,沒法進家。

    娘家是她最后的歸屬,她再次回到下潘村和養父母生活。平時去廣州看病時,也是養母劉新連照顧。

    看著電梯里手足無措的母親,潘麗芬很心疼。" 我媽一輩子都在村里種地,很少接觸電梯,連電梯都不會摁," 潘麗芬說,甚至她叫的外賣,母親也不知道如何和快遞小哥對接、領取外賣。

    沒錢治療的時候,潘麗芬將三年前買來的小車賣了。此前,她花了十多萬元買的新車,最后只賣了 7 萬塊錢。

    被賣掉的還有劉新連送給她的一對鐲子、一只戒指。" 這是我結婚時,我媽花 1.2 萬元買下送給我的,我虧幾千元就處理掉了。" 她說。

    但資金缺口還很大,潘麗芬想到了眾籌。在輕松籌上,她發布個人病情,同時附上醫院的證明。與此同時,邀請親戚、也邀請包括記者在內的人為她實名證實。

    眾籌標題,她寫道:" 堅強是我與疾病斗爭的宣言,請大家伸出援手,給我一份生的希望!"

    潘麗芬養父在朋友圈轉發的輕松籌鏈接

    但潘麗芬不是名人,也不是網紅,輕松籌其實也不輕松,眾籌目標是 30 萬元,最后只籌到 11142 元。

    04

    血緣

    猶豫很久,2021 年 4 月的一天晚上,潘金洪夫婦還是開口了。

    " 你想不想找你爸媽?" 潘金洪說。

    潘麗芬說:" 爸!你在說什么呀?"

    劉新連也一臉嚴肅:" 我們是認真的。"

    2021 年 7 月,南風窗記者見到潘麗芬時,她道出尋親的初衷。" 我這病挺嚴重,不知道能活多久,盡管養父母對我很好,但我還是有個心愿,希望有生之年見到親生父母。" 潘麗芬說。

    尋親的另一考慮是,養父母養了她 30 年,為她付出很多,重病更是掏空了養父母的養老本錢。" 這時,親生父母或有血緣關系的姐姐或弟弟,如有經濟能力、也愿幫我一把,我也愿接受。" 潘麗芬說。

    在 " 寶貝回家 " 公益組織的幫忙下,她發布尋親消息。隨后,媒體跟進報道。2021 年 6 月 11 日,一名年近六旬的男子主動給記者去電稱:" 我就是她(潘麗芬)父親。"

    這名男子叫李春生,湖南省常寧市官嶺鎮富貴村人。公益組織進行的 DNA 鑒定也證實他們的親子關系。

    " 事實上,根本不用鑒定,我一看就知道是他。" 養父潘金洪告訴南風窗,養女和李春生視頻連線時,他一眼就認出對方," 變化不大 "。

    不過,此后的多次視頻中,潘麗芬的親生母親徐春愛一直不敢面對鏡頭。后來,李春生還撕下一條煙盒的紙皮,在上面給潘麗芬抄下她的兩個親姐和一個親弟的電話,方便她和他們取得聯系。

    潘麗芬不好意思直接打電話,她通過手機號試圖先加他們的微信。加姐姐的微信時,在 " 發送添加朋友申請 " 一欄,她這樣介紹自己," 我是妹妹 "。添加弟弟時,她則介紹自己 " 我是姐姐 "。

    " 但都沒有通過。擔心他們沒留意,我還加了兩次。" 潘麗芬有些尷尬。

    " 我現在都這樣了(重?。?,主動聯系人家,人家肯定有想法。"2021 年 7 月時,潘麗芬說。

    近年,潘麗芬的二姐阿蓮一直在廣州打工,但在潘麗芬病重期間,她也沒去看望過。2022 年 6 月 13 日,阿蓮告訴南風窗:" 有錢的話,支持肯定沒問題,但我們也沒錢。"

    阿蓮說:" 突然冒出個妹妹出來,我們也懵了,之前父母也沒有告訴我們。"

    后來,阿蓮還問了母親,母親說,當年也曾有把她送出去的想法。阿蓮說,她對此表示 " 理解 ",因為 " 那個年代,都重男輕女 "。

    不過,關于妹妹的過去,阿蓮也不敢多問母親。" 一問,她常常就哭,沒說什么。" 阿蓮說。

    " 最后,我父母告訴我們,你們不用管,我們來處理就行了," 阿蓮說,盡管和潘麗芬有血緣關系,但確實也親不起來,因為在成長的過程中,一直就沒有這個妹妹的概念存在。

    李春生曾有前往惠州看望女兒的心愿,但無能為力。早在 2005 年 5 月 10 日,李春生在礦區作業時,遭遇了礦區塌方。他屁股以下的地方,都不行了。

    " 也因這樣,潘麗芬 18 歲的時候,我們沒法去看她。" 徐春愛說。

    " 爸爸因礦難無法自理后,家里的頂梁柱就倒了,我們從小就很困難," 阿蓮說,父親癱瘓后,日常的吃喝拉撒都由母親照顧。

    " 我想去看潘麗芬一次,但需要有人照顧我。"2021 年 7 月底,在他位于富貴村的家中,李春生這樣告訴南風窗。

    但負責照顧他的徐春愛說," 家里沒錢,我也暈車 "。

    徐春愛不在身邊時,李春生偷偷告訴記者:" 也不是她心狠,是因為當初她一直不想把孩子送出去,是我堅持要送,所以她生氣了。"

    " 我下半身不行,但上半身很好," 李春生說,如果潘麗芬需要換肝等器官,他可以捐出去。

    05

    親人

    2022 年 5 月 9 日早上 5 點 20 分,潘麗芬去世了。她這一生都沒能沐浴原生家庭的親情。

    潘麗芬早已意識到這天的到來," 在廣州住院時,她對我們說,不要把她留在廣州,她想回到我們身邊。" 潘金洪說。

    今年 4 月 10 日,潘金洪夫婦把她帶回到老家所在的平陵醫院治療。直到今年 5 月 9 日去世,潘麗芬剛好在平陵醫院住院治療一個月。

    " 期間,她只讓我老婆陪,不讓我陪,說我打呼嚕呢。" 潘金洪淚眼笑說。

    不過,潘金洪盡量去陪伴。今年 5 月 9 日凌晨 2 點多,他發現女兒呼吸極為困難,很痛苦。他抱著她,希望通過抬高她體位,利于她順暢地呼吸。

    凌晨 3 點多,潘麗芬恢復了平靜," 好像睡著一樣,但手腳卻越來越冰冷。" 潘金洪說,凌晨 5 點,他再次抱緊她,希望給她更多溫暖?;艁y中的妻子,只知在一邊不停地哭泣。

    潘金洪一邊抱著潘麗芬,一邊安慰妻子:" 不要哭了,你哭了,她牽掛太多,就走得不放心。"

    妻子漸漸停止哭泣,潘金洪繼續對著潘麗芬自說自話,但她已無法回話。最后,潘金洪輕撫著潘麗芬的面部說:" 女兒,你放心地走吧,我們會好好照顧自己。"

    突然,潘麗芬 " 嗯!" 的一聲,走了。

    兩個侄女最喜歡和潘麗芬玩了,但這次,爺爺、奶奶從醫院回來時,懷中多了個陶罐,沒有潘麗芬隨行,她們好奇地問:" 姑姑呢?姑姑去哪里了?"

    " 去北京了。" 潘金洪哄她們道。

    編輯 | 向由

    排版 | 準格爾

    以上內容由"南風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a,偷上熟睡人妻系列全文,男女下面一进一出无遮挡免费视频
  • <blockquote id="acycy"></blockquote>
    <xmp id="acycy">
  • <bdo id="acycy"><noscript id="acycy"></noscript></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