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cycy"></blockquote>
    <xmp id="acycy">
  • <bdo id="acycy"><noscript id="acycy"></noscript></bdo>
  • 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父母高齡生二胎,尷尬的一孩

    "

    隨著二胎政策開放,越來越多高齡女性追生二胎,她們生下二孩時,一孩已進入青春期,兩個孩子相差十幾歲甚至二十歲。這種不常見的家庭組合,對每個家庭成員都是全新的挑戰,尤其是對一孩來說。面對同胞之間的代際鴻溝,父母被瓜分的注意力,以及突如其來的責任,一孩該如何去適應?

    不尋常的手足關系

    下午五點,楊安潦草幾筆在黑板上留下課后作業,將備課材料塞進背包,匆匆走出教室。還在讀幼兒園的雙胞胎弟弟妹妹下午四點半放學,她要趕去接,現在已經遲到了半小時。" 今天又要被老師翻白眼了 ",楊安心想。

    到了幼兒園,弟弟妹妹一看見她,立刻從保安亭沖到門口大喊:" 姐姐,我餓!" 楊安一邊訕笑著給老師賠不是,一邊把弟弟妹妹的書包掛在手臂上。這樣的生活持續近一年了,楊安還是無法適應老師責備的眼神。

    回家路上,弟弟妹妹不停地和姐姐分享學校里的事情,但楊安總是走神——這是她每天為數不多的放松時刻,不想對兩個小孩的嘰嘰喳喳作出回應?;丶液?,她給弟弟妹妹安排晚飯后,監督他們完成作業,然后才開始自己的備課。

    楊安今年 21 歲,她的一對雙胞胎弟弟妹妹今年 3 歲。大學畢業后,楊安原本打算去大城市打拼,卻被父母的請求中斷了計劃——他們請求楊安返回家鄉,擔起照顧弟弟妹妹的擔子,因為父親忙于藥店的生意,高齡母親產后身體虛弱,而外婆也病倒了。

    圖 | 電影《我的姐姐》劇照

    有時候,楊安望著雙胞胎弟弟妹妹和她幼時極為相似的臉,會對自己的境況感到不解:" 我明明只是姐姐,為什么擔負著媽媽的責任?" 楊安覺得,自己對弟弟妹妹的感情是復雜的:一方面,她覺得弟弟妹妹 " 絆住 " 了她遠走高飛的腳步,另一方面,她也清楚這不是他們的錯。

    隨著二胎政策的放開,越來越多中年夫妻選擇高齡生子,在一些二胎家庭里,一胎和二胎往往會有較大的年齡差距。這種特殊的手足關系,不僅會重塑家庭關系,對一胎來說也意味著要開始去經歷一種新的生活。

    不同于楊安默默踐行著 " 姐姐的責任 ",張帆不適應這樣的角色轉換,總是試圖逃離。三年前弟弟出生時,張帆 18 歲,一整個暑假,她在家感受到了父母 " 前所未有的冷落 ",從那時起,她將弟弟視為毀掉自己溫馨生活的 " 元兇 "。

    " 我大部分時間都是討厭弟弟的,甚至可以說是痛恨。" 張帆說。她解決這種不滿情緒的方式,是故意冷落弟弟。當弟弟吐奶弄臟了衣服,母親手忙腳亂地擦拭時,她只是在一旁冷眼看著。弟弟剛學會爬,咿咿呀呀扯她的褲腿," 邀請 " 她一起玩游戲的時候,她也不理會。

    美國兒童心理學家伯頓 · L · 懷特 ( Burton L.White ) 曾整理出一份《最全二胎 " 年齡差距 " 影響對照表》,顯示兩個孩子年齡相差 6 歲以上時,父母往往會更輕松,但一胎容易心理失衡。年長弟弟 16 歲的陳浩,在弟弟降生后,與張帆一樣刻意與弟弟保持距離。他覺得這是在將母親對自己的忽視復刻到弟弟身上,將之視為對母親的反抗。

    這種情感,有時會滑向另一個極端——控制欲。過去十年,陳浩一直將弟弟視為自己軍校理想的 " 繼承者 "。他曾因為身高與軍校失之交臂,一度灰心喪氣,轉而將這個愿望移交給弟弟," 我大他 16 歲,懂的肯定比他多啊 "。弟弟小時候的服從,一度讓陳浩沉浸在這種掌控感中,直到步入青春期后,13 歲的弟弟開始反抗:" 我為什么一定要上軍校?我為什么不能當老師?你只是我哥,不是我爸!"

    研究顯示,當年齡差異足夠大,一孩通常會表現出一種父母意識,將弟弟妹妹當作自己的孩子對待。很多年以后,陳浩開始反思自己身上的這種意識,因為這更傾向于控制欲。但在王樂樂的理解中,這種意識更像是一種 " 不計回報的母愛 "。

    自從小自己 17 歲的弟弟出生以后,王樂樂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放假回家,從小到大,弟弟對她的依戀,總是令她感到快樂。" 他很黏我,總是偷偷用媽媽的手機給我打電話,老是問‘姐姐,你啥時候回來’,‘姐姐,我想你了’?!看谓油甑艿艿碾娫?,王樂樂都恨不得立刻沖回家里,一到家就跟外界 " 失聯 " 了??粗艿芤惶焯扉L大,王樂樂說自己有種 " 養成的快樂 "。她甚至覺得,有了弟弟,自己生不生小孩也不重要了。

    圖 | 王樂樂和弟弟的合照

    被瓜分的偏愛

    兒童心理學家佩里 • 克拉斯(Perry Klass)曾說,出于本能,孩子總是在尋找 " 誰是爸爸媽媽最喜歡的小孩 " 的證據。因此,父母的態度會直接影響多胎家庭的手足關系。

    這在王樂樂身上,得到了直觀的印證。她認為,自己和弟弟的和諧關系,很大程度上來源于父母的公平。弟弟出生以后,父母對她 " 甚至比以前更貼心了 ",那是一種有意維持的平衡——給弟弟買零食時,也會給姐姐買一份;姐姐想出去玩了,也不會把她拴在家里照顧弟弟。

    但更多一孩卻沒有王樂樂的境遇,作為年長的孩子,他們 " 理所應當 " 地承擔起照顧二孩的責任,被父母要求表現出謙讓、包容、體諒等特質。

    陳浩用 " 性情大變 " 來形容母親生下弟弟以后的變化,曾經他印象中的母親是 " 溫柔的、總是笑盈盈的 ",但自從有了弟弟,母親就 " 總是挑剔我,責備我不帶弟弟 "。一次,陳浩打游戲入了迷,沒有理會在一旁的弟弟,弟弟的嚎哭很快引來母親,母親一把將陳浩的鍵盤摔到地上,憤怒地質問他:" 游戲比你弟弟重要?" 說完抱著弟弟離開。陳浩心里一顫:" 至于嗎?"

    父母態度的傾斜,令陳浩難以釋懷。弟弟一歲那年,正趕上他高考,但全家人 " 好像沒人記得這件事 ",他獨自完成了報考、體檢、填志愿等一系列事情,甚至獨自面臨不理想的分數,母親似乎更關心商場打折的奶粉,以及大兒子有沒有照顧好弟弟。填報志愿時,陳浩只選那些遠離家鄉的城市," 想逃得遠遠的 "。

    圖 | 陳浩和弟弟為數不多的合照

    難以親近弟弟的張帆,也感受到了父母的忽視:" 去公園玩的時候,他們只給弟弟買玩具和零食,只顧著逗弟弟開心,而我永遠像個外人一樣,抱著弟弟的水杯和衣服,不尷不尬地站在一邊,也沒人搭理我。"

    對年齡差距較大的手足關系來說,父母的注意力被瓜分,不僅僅表現在情感上,還包括經濟資源的傾斜。

    根據《中國生育成本報告 2022 版》,在中國,0-17 歲城鎮孩子的養育成本平均為 63 萬元;0-17 歲農村孩子的養育成本平均為 30 萬元。并且,從將一個孩子撫養到 18 歲的成本和人均 GDP 的倍數來看,中國的養育成本幾乎是全球最高——澳大利亞是 2.08 倍,法國是 2.24 倍,德國是 3.64 倍,美國是 4.11 倍,中國是 6.9 倍。在高昂的養育成本面前,中國人的平均生育意愿幾乎是世界最低。根據經合組織的數據,絕大部分國家的平均理想子女數均超過 2 個,而中國人的平均理想子女數低于 2 個。

    對于一個普通家庭而言,選擇了二胎,就意味著要降低家庭整體生活水平。張帆曾多次體會到這種改變。自從生下弟弟以后,父母取消了原本一年兩次的旅游,過去飯桌上的歡聲笑語也被關于錢的爭吵取代。以前從不在她面前提錢的母親,開始頻繁抱怨育兒的開銷—— " 奶粉要喝進口的,紙尿褲要穿最好的,現在都流行上雙語幼兒園,興趣班也少不了,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 張帆想不明白,年近 50 的父母,拿什么和 80 后、90 后父母比呢?

    圖 | 弟弟出生前張帆和父母游玩

    年長的一孩,早已過了對金錢沒有概念的時期,他們能敏銳感知到金錢所觸發的競爭。張宇說,最初對弟弟產生反感,是因為 " 他動了我的蛋糕 "。弟弟出生前,父母曾向張宇承諾:" 你放心,再生一個,你還是我們家大兒子,房子、車、結婚的錢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一分不會少你的。" 但后來,說好的婚房、婚車都打了水漂,結婚場地也從原本設想的酒店換到了祠堂。如今,張宇結婚四年,兒子也三歲了,一家三口仍然擠在出租屋里為湊首付發愁。談到自己的心結,張宇說:" 我不是非要靠他們,是他們承諾了卻做不到,我也是他們的孩子啊。"

    有時候,經濟壓力對一孩產生的影響,以一種多米諾骨牌效應的形式出現。李心就曾充當過前男友連環倒下牌堆的其中的一張骨牌——當她了解到男友還有一個小他 21 歲的弟弟后,思量再三,決定分手。李心男友的弟弟在他讀大三時誕生,從此男友的學費和生活費全都靠自己賺,他不得不在學習之余兼職打工。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的李心不由得擔憂:" 他父母連退休金都沒有,老了以后拿什么供他弟弟上學、結婚呢?如果我和他結婚,這些會不會變成我的責任,這簡直是硬生生塞給我一個兒子。"

    躲不掉的責任

    旁人可以說走就走,身處家庭關系中的一孩,往往無處躲藏。已經成年的一孩,甚至會主動攬下對家庭的責任。

    大學剛畢業時,楊安曾想過遠走高飛。" 只要按時給父母打錢就好了 ",她這樣想。但很快她就心軟了:" 總覺得這樣是不孝。" 讓不再年輕的父母獨自撫養弟弟妹妹,她做不到。

    父母發現母親意外懷上了雙胞胎弟弟妹妹時,曾召開家庭會議。當時,母親和楊安都表示反對,覺得家里已經有兩個孩子,再生只會增加家庭壓力。唯有父親執意要生,放話說要獨自撫養兩個新生兒。那一刻,楊安感覺這個責任自己躲不掉了:" 他連一個小藥店都需要我和媽媽協助,有什么能力做這樣的保證呢?"

    早已做好心理準備的楊安,3 年后接到那通匆忙叫回她的電話時,并不意外。電話里,父母對她說:" 外婆病重了,弟弟妹妹還小,家里需要你。" 他們甚至積極地幫她在家鄉謀求工作:" 你可以來離家很近的學校教書。" 電話另一頭的楊安,只覺得 " 自己在往下墜,抬頭看,懸崖邊站著父母,微笑著向她招手 ……"

    過去一年,楊安每天奔波于學校、藥店和家庭之間。她時常在夜里輾轉反側,回想起 17 歲的那個夏天。" 如果當時自己強烈要求不要留下這兩個孩子,父親還會堅持嗎?" 楊安鄉,但看見弟弟妹妹稚嫩的臉龐,她又覺得自己不應該有這種 " 罪惡 " 的想法。

    楊安說自己至今仍不打算戀愛:" 這是不敢想的,哪個男生會想和一個整天追著孩子喂飯、根本沒時間約會的姐姐談戀愛呢?" 她計算著年歲:弟弟妹妹還有 20 年才能自立,到時候自己 40 歲,爸媽 65 歲。" 這 20 年是我人生最好的 20 年,卻注定要拖著我的家庭沉重地走。" 楊安惆悵。

    張帆的弟弟才 4 歲、父親已經 50 歲。雖然,她理性上清楚作為姐姐,在法律上負有對弟弟的撫養責任,但目前,她不想面對: " 現在不想養,說不定以后會想通。"

    - END -

    撰文 | 吳向娟

    編輯 | 孫雅蘭

    以上內容由"真實故事計劃"上傳發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相關標簽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a,偷上熟睡人妻系列全文,男女下面一进一出无遮挡免费视频
  • <blockquote id="acycy"></blockquote>
    <xmp id="acycy">
  • <bdo id="acycy"><noscript id="acycy"></noscript></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