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cycy"></blockquote>
    <xmp id="acycy">
  • <bdo id="acycy"><noscript id="acycy"></noscript></bdo>
  • 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看懂《功夫》,我們用了 18 年

    作者 | 季潔

    風從未止歇?!豆Ψ颉芬矎奈幢怀?。

    周星馳轉眼60歲。從2004年到現在的18年時間,華語喜劇電影宛如虛度。

    ▲2022年6月22日,周星馳剛過60歲生日

    "我做什么生意都不會做電影,星期天電影院一個人沒有。"

    ——馮小剛在《功夫》片頭客串鱷魚幫老大的那一句臺詞,一語成讖,在2022年的雨季看來格外傷感。

    疫情圍困,讓一些電影院無聲地死在今年的春天。不僅是星期天,還有星期一二三四五六,電影院也經常是一個人都沒有,一部好片子都沒有。可惜流年,憂愁風雨。

    ▲馮小剛在《功夫》中客串角色的臺詞

    在周星馳60歲生日的前一天,朋友從深圳來,我們一起再看《功夫》。他看過周星馳所有演、編、導的電影,《功夫》已看了20遍不止,卻仍舊覺得《功夫》是星爺最好的一部電影,乃至是21世紀目前最好的華語電影之一。

    其想象之天馬行空,其伏筆、隱喻、烘托、對比之工整,其底層之寫形,社會之寫神,經得起捧在手心,翻來覆去細看。

    而我突然意識到《功夫》其實是一個平民對抗黑幫的電影。它講的,其實是一次又一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故事。

    我又突然想到剛剛過去不久的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想起那些無助的場面,瞬間鼻子一酸。

    ▲十多年里,功夫的豆瓣評分都沒超過8分,如今來到8.7,也是最近幾年才漲的

    細細數下來,《功夫》里一共有六次、前后十三人,路見不平出手相助。

    第一個站出來的是一位農村婦女。

    ▲第一位站出來的農村婦女

    之后則有男有女,有人出力、有人出錢、有人送命。

    我和朋友探討《功夫》里的六次拔刀相助——

    要不要幫,要不要次次幫,別人躲起來你幫不幫?你幫了人將要丟命,人家婦孺老小跪在地上拿一碗雞蛋來償,你幫不幫?是不是你救人,人才救你?人不救你,你救不救人?你不救人,誰來救你?

    電影里有對不公的刻畫,也有不屈的注解,憑借萬中無一的武學奇才、從天而降的如來神掌,才使得終篇有正義,結尾歡笑希冀,宛如夢一般。大銀幕前的我簡直欲與之同乘風歸去。

    但如果,關于《功夫》我們只看到"能力越高、責任越大",看到"武學奇才"的意淫,那我們就太無聊了。

    ▲《功夫》劇照

    "作為一部暴力電影,《功夫》里幾乎沒有一個底層人無緣故、無目的的受死。"

    《功夫》那六次平民相助中的人性與社會圖景,周星馳電影中那似乎被人遺忘的、后繼無人的道德感,正是我們這篇文章想要真正去探討的內容。

    《功夫》的六次拔刀相助

    黑幫打人怎么辦?

    《功夫》里有人是真黑幫,有人是假派頭。

    電影一開篇,馮小剛客串的鱷魚幫老大在警察局打人,"還有誰?"一聲怒吼成經典。沒有王法,沒有法律,他是真黑幫。

    ▲馮小剛經典鏡頭

    一走出警察局的大門,被斧頭幫血洗,馮小剛下線。

    鱷魚幫竟是小黑幫,斧頭幫才是大黑幫,殺完人喊"警察,出來洗地",一曲詭異舞曲做襯,斧頭幫是哥中哥,真黑幫。

    ▲斧頭幫

    而周星馳和林子聰飾演的阿星、阿骨,無疑就是假惡人。

    童年經歷讓阿星看透,當下社會是惡人的社會,做好人得到的只有屈辱,做惡人才能有錢有女人。

    這樣來看,"成為黑社會"是當時一條顯著的社會晉升路徑。懷著出人頭地的夢想,兩個資質不佳的青少年,一心只想投身黑社會事業。

    ▲阿骨和阿星

    干黑社會,從冒充斧頭幫打人開始。

    打誰呢?

    柿子要挑軟的捏,要打就從社會底層打起。

    阿星阿骨,瞄準貧民窟——豬籠城寨。

    ▲阿星阿骨來到豬籠城寨

    假黑幫來犯平民窟,于是,《功夫》里的第一次出手相助戲,來了。

    阿星阿骨被街坊齊齊圍住,阿星在人群里找人單挑。

    第一個沒有躲、勇敢站出來的人,是一位農村大嬸。

    ▲第一個站出來的農村大嬸

    這一口方言又純又沖,阿星瞬間輕敵。

    但勞動人民樸實的一拳,讓阿星虎軀一震,趕緊換人單挑。隨后是一個矮子(其實巨高)、一個戴眼鏡的老人、一個小孩、一個包租婆。他們接連站出來單挑,為街坊撐腰,這也成就了電影《功夫》中第一次互助,老弱婦孺包括小資本家齊上陣的輝煌人性場面。

    假黑幫下線,真黑幫上場。

    ▲斧頭幫二當家

    斧頭幫二當家走進豬籠城寨,電影這才迎來第二次拔刀相助,真正的叢林社會、令人神傷的一面在《功夫》中開啟。

    剛剛團結對外的豬籠城寨村民,看到真黑幫,紛紛逃竄。尤以包租婆,一溜煙跑得最快。

    ▲包租婆火速逃離現場

    剛剛才互幫互助過,這些街坊們的心中一定擁有正義。但對上真正惹不起的真黑幫時,大部分的人還是選擇了明哲保身,龜縮起來。

    可憐又可愛的洗頭小哥,再次成為黑幫下手的目標。

    千鈞一發,高人暗中出手。

    ▲洗頭小哥被砍之時,高人暗中出手相救,斧頭幫二當家被打斷腰

    "斷了。"

    斧頭幫二當家被人一把打斷了腰。

    是誰出的手?速度快得無人看見。

    于此,電影《功夫》中,高人不見首尾,"功夫"卻初見端倪。

    斧頭幫折一猛將,把斧頭幫老大引來了,黑幫與平民的矛盾越積越深。第三次出手相助來了。

    ▲斧頭幫老大

    街坊們被人按倒在地,是砧板上的魚肉。一對母子看起來尤其弱,便被從人群中拎了出來,兜頭淋上汽油。

    眼看著斧頭幫老大琛哥的打火機就要扔過去了,一只手過來,接住了打火機。

    ▲母子被救下

    "是我做的。"他是苦力強。

    豬籠城寨里幾個月交不起房租的悶聲硬漢,竟然是十二路譚腿的傳人。

    因有武功傍身,他起身伸張正義。但隨之陷入危機。

    ▲十二路譚腿傳人,苦力強

    隨后是娘娘腔的裁縫,他其實是洪家鐵線拳的傳人。

    再是賣油條、卻愛拽英文的油炸鬼,他舞五郎八卦棍。一支楊家槍,虎虎生風。

    三人和黑幫正面沖突,救街坊于水火。

    ▲油炸鬼,五郎八卦棍傳人

    斧頭幫落荒而逃。

    但暫時打跑了黑幫,這群窮人卻打不贏生活,打不贏大環境。

    斧頭幫有錢、有女人、有警察幫洗地、有光明的未來,這幫窮人有什么?他們連房租都交不起。一家三口被救之后跪著感謝,也只有一碗雞蛋,和千鈞卻無用的情感。

    ▲勢力強大的斧頭幫

    包租婆趕他們走。

    齙牙珍挺身而出。這是電影中的第四次出手相助。

    剛剛被黑幫按到在地的齙牙珍,一個濃妝艷抹、在家聽黑膠唱片的小資產階級,也有一顆火熱跳動的心。她的樸素情感或許只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有力出力,有錢出錢。三位高手剛救下了所有人,再趕對方走,實在不近人情。

    ▲齙牙珍為三位高手打抱不平

    但一支"下下簽"是三位武林高手生命的注腳。

    包租婆按江湖人的老規矩,搖簽決定他們的去留,上簽是留,下簽是走。他們抽到下下簽,想走也走不了。

    ▲抽到下下簽

    三位高手彼此拜別時,殘陽下的技癢、過招,感人至深,甚至是全片最為浪漫的畫面。

    他們身懷絕技,同處一寨,卻彼此不知曉,平白寂寞了這許多年。

    而一相認相交,便是彼此過命的交情。

    ▲三位高手切磋武技

    動蕩年代寂寞客,此一別,高山流水再難覓知音。

    夕陽自顧如殘血。

    ▲夕陽下的道別

    而第五次、第六次出手相助,便是電影《功夫》的小高潮和最高潮。電影為之埋足了伏筆。

    包租婆如何面冷心熱,包租公如何身段柔軟,阿星如何有武功奇才的身底,以及內心善惡之天人交戰的過程,他們的行動與性格相輔相成,而命運也隨之擺動。

    ▲包租婆與包租公

    六次出手相助,從貧民窟的豬籠城寨打到黑幫地段的豪華賭場,從街坊相助到高手過招,從善舉與惡行的對抗,已經走到了殘酷時代下,個體對自我命運的選擇。

    無名的人,也有資格歡笑希冀

    《功夫》的故事,發生在架空的1940年代上海的貧民窟,"豬籠城寨"。

    ▲《功夫》里的豬籠城寨

    周星馳就長在香港的九龍城寨。

    小時候,他的偶像是李小龍,在哭著看完《唐山大兄》后,苦心訓練鐵砂掌。他用勁到癡傻,借一盆綠豆練掌,從頭到尾只練一只右手,因為考慮到如果右手練到殘廢,起碼還剩左手。

    周星馳曾在一段采訪中自述,青少年時有一陣子覺得自己已經練到"同年齡段世界第一",便跑去校長面前自薦,想在學校給同學們開武術班。

    ▲周星馳在《千王之王》中模仿李小龍

    功夫、英雄夢、貧民窟里狹窄的家、窗外來來往往的平凡鄰居、親歷的草根命運……那是周星馳的童年、少年。

    如果說周星馳在歷代星女郎的角色身上,各自傾注了自己母親的丁點形象,美而有力量,那么他在自己電影中,向各個小人物兜淋的微光,則來自于他自身、鄰居、所見所聞,和潤物無聲的道德感。

    ▲《喜劇之王》中,周星馳飾演懷揣演員夢想的龍套演員尹天仇

    在《功夫》設定的背景里,豬籠城寨,是故事里唯一平和的地方,因為這里已經窮到連黑幫都懶得洗劫。

    窮人一定是最懂社會的人嗎?并不一定。

    但可能,沒人比窮人更懂得什么叫互助,什么叫社會的殘酷。

    豬籠城寨里,每個人都可能交不起房租,可能隨時面臨生與死的威脅,你向他人伸出援手,他人才會向你伸出援手。

    就如洗頭時露半個屁股,大喊"包租婆,又沒水了"的醬爆,他向阿星說:"你勒索我,我不怕。就算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這樣從底層摸爬滾打中獲得的生活哲學,或者說是道德信念,從一開始便貫穿在《功夫》之中。

    ▲醬爆不懼阿星勒索,因為豬籠城寨的每個人都會伸出援手

    窮人在遭遇外敵時,似乎只有緊緊捆綁在一起,才有力量繼續生活下去。只有懂得互助,貧民之間免于互戧,豬籠城寨也才稍有別于人間地獄。

    所以,貧窮雖然是豬籠城寨的底色,但因禍得福般,這里有一種難得的平和。

    一個鏡頭搖過,苦力強、油炸鬼、裁縫、齙牙珍……蹲在地上拉屎的小孩,對面樓道里說"炒菜就要大火"的鄰居。他們作為唯一具有生活細節的群像出現在《功夫》之中,構成了一副多樣而寧靜的小人物景象。

    ▲《功夫》里的小人物

    這幅寧靜的煙火景象,或許是周星馳記憶中的顏色。

    而與此相對應的,《功夫》中對警察、鱷魚幫、斧頭幫、金絲眼鏡小職員的刻畫,是另外一種冷峻。

    以斧頭幫老大琛哥為例。

    電影給予他個人的鏡頭并不多,但是這個黑幫老大陰晴不定、言而無信、心狠手辣的形象卻十分深入人心。

    ▲斧頭幫老大琛哥

    他跳著舞步殺人。剛對一個梨花帶雨的女人說完"大嫂,我不殺女人,你走吧",就擺擺手,拿來了槍,背后一槍致命。

    而他的手下二當家被豬籠城寨的高手打斷腰,他追問兇手的時候說"我數到三,交人"時,才剛數到"二",打火機就被拋出去了。

    他不講信用,不在乎無辜性命,也根本不在乎是誰打傷了自己的手下。

    與此配套的,從這個畫面之后,斧頭幫的這個二當家就再也沒有在電影中出現過。

    這是周星馳電影的精妙之處。

    他拍攝一部暴力電影,但是卻將更多的視角引向了小人物。

    在《功夫》中任何一場突如其來、酣暢淋漓的暴力鏡頭中,觀眾都更能在小人物身上看到自己的寫照,找到自己的位置,而非更厲害的火云邪神,或者是更兇殘的斧頭幫琛哥身上。

    ▲火云邪神

    這種小人物視角的呈現,對觀眾的引導,對于周星馳來說似乎是天然的。

    不用說他自己便是電影里有著英雄夢的小人物。這么多年來,他從隨意傷害自己電影中的小人物,或者說不渲染對小人物的傷害,不以此種暴力取樂。

    《功夫》里,不僅豬籠城寨里的無辜村民們活了下來,就連斧頭幫里,大膽猛捶火云邪神的小馬仔,最后竟然也能活下命來。

    ▲火云邪神的馬仔

    而電影里許多暴力搞笑的鏡頭,周星馳搞的都是自己,或者是其他有身份的人士。

    自己被刺刀、被蛇咬;小龍女撞廣告牌;琛哥頭發被火燒……這些利用角色的丑態、痛覺來提供的笑料,周星馳輕車熟路、手到擒來,但他無厘頭搞笑的對象,始終是相對克制的,沒有把這些加諸于真正無名的平凡人身上。

    平凡人不無端受罪,或者說,給予受苦的平凡人一個展現悲苦的鏡頭,這或許只是周星馳電影的一個細節。但這個細節到底有多可貴呢?

    ▲周星馳把被蛇咬、無辜被插刀的暴力搞笑鏡頭留給自己

    對比近年最火的暴力偵探喜劇,《唐人街探案》系列。最新的《唐探3》中,黑幫和偵探在一間電梯里相遇,他們以為鬧鬼,而把推床上的小護士暴打一通,棄之不管。

    那尸袋里的小護士做錯了什么呢?一部電影有什么必要,非要暴打一個無名之輩來獲得笑料呢?

    ▲《唐探3》中,黑幫暴打無辜小護士

    這不是我們這些看著周星馳電影長大的人想要看到的。

    起碼,如果非打小護士不可的話,我期待電影能夠多增加一個畫面。這個鏡頭中,小護士困在尸袋里黑暗、搖晃、受傷、疼痛,或許這個鏡頭并不提供笑料,但這是一個能夠將觀眾代入"暴力受害者"角色的鏡頭。

    只有如此,它才多一份審視和反思,不至于是那樣令人發指的冷漠。

    正如著名導演邁克爾·哈內克所言,"暴力電影中的暴力,被剝奪了不安的恐懼,開始成為一種吸引人的買賣。"電影發展的一百多年的歷史中,暴力變得愈加泛濫,血漿飆飛越來越成為賣點,但是在暴力電影中,怎么安排觀眾的心理位置,也是創作者需要思考的內容。

    ▲火云邪神打斧頭幫老大的暴力鏡頭

    在追求暴力爽感的時候,有一絲反思,一絲對弱者、受暴者的觀照,是多么難得。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些腌臜,又怎么去和周星馳的《功夫》比呢?

    即便是再不喜歡《功夫》的情節的人,只要想到豬籠城寨的落日金子般鋪灑在每一個住戶的身上,想到那種平民的煙火氣,就會被周星馳電影里那一種無意識的、對底層的關懷所觸動。

    ▲《功夫》里的底層平民

    正義戰勝邪惡,是電影永恒的主題,但在電影越來越商業化的時代,這種主題已經模式化了,成為販賣暴力元素的空殼。周星馳的作品看似如此,但又有本質的區別。

    從來沒有一句口號,只有不斷地解構?!豆Ψ颉啡?,也不過只有一碗雞蛋,這轉瞬即逝的淚點。

    周星馳電影的底色,是無可分說、刻在骨子里的悲憫,是和他一起在香港九龍城寨一起長出來的草根氣質,是被人忽略、但后人無法再復制的道德感。

    ▲周星馳《功夫》劇照

    只有他啊,周星馳。

    作者 | 季潔

    編輯 | 徐觀

    排版 | 茜雯

    以上內容由"不值得影評"上傳發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娛樂八卦

    娛樂八卦

    娛樂領導者 八卦弄潮兒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a,偷上熟睡人妻系列全文,男女下面一进一出无遮挡免费视频
  • <blockquote id="acycy"></blockquote>
    <xmp id="acycy">
  • <bdo id="acycy"><noscript id="acycy"></noscript></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