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8acaa"><noscript id="8acaa"></noscript></table>
  • <blockquote id="8acaa"><center id="8acaa"></center></blockquote>
    <xmp id="8acaa"><table id="8acaa"></table>
  • 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成本、收益和風險:綠色信貸的天平

    在曲折復雜的金融迷宮里," 環境友好 " 正在被要求成為中國商業銀行的尺規。

    一邊是追逐盈利的內在訴求,一邊是政策驅動的綠色指引,銀行業又會如何做好協調,算一筆綠賬?

    2022 年 6 月 2 日,中國銀保監會印發了《銀行業保險業綠色金融指引》(下稱《指引》),業內廣泛認為,這是繼 2012 年 2 月 24 日原銀監會發布的《綠色信貸指引》的一次升級。

    現在,這項十年磨一劍的綠色信貸政策剛好 " 滿月 ",成為觀察和預判落地效果的契機之一。

    躊躇中的進化

    早在 2007 年,原國家環保局、中國人民銀行、原中國銀監會聯合發布的《關于落實環保政策法規防范信貸風險的意見》中就首次提出了綠色信貸。

    但受制于當時的經濟發展大背景,來自頂層的聲音似乎更像是一種非強制性的倡議。

    到了 2010 年,或許是為了加強 " 倡議 " 的嚴肅性,中國人民銀行和原銀監會追加了政策,發布《關于進一步做好支持節能減排和淘汰落后產能金融服務工作的意見》,試圖為減少環境不友好的信貸投比戴上時間的緊箍咒。

    盡管當時將 2010 年 6 月底作為落后產能項目貸款排查的最后期限,并且規定銀行不得對建設落后產能新增貸款," 兩高一剩 "(" 兩高 " 指高污染、高能耗的資源性的行業;" 一剩 " 即產能過剩行業)企業的貸款額依然非降反升,政策實施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2012 年的《綠色信貸指引》就在這樣的情境下出臺。較之以前的兩個文件,這次是首度對銀行的授信提出了更明確和具體的要求,比如要求銀行制定專門的授信指引,將環境和社會表現不合規的客戶剔除授信名單,設置環境和社會風險評估關卡,出現重大風險隱患的客戶業應該中止甚至終止信貸資金的撥付等。

    此次政策上的 " 進化 " 終于形成了具有約束力的管理辦法的雛形。截至 2021 年末,中國本外幣綠色貸款余額 15.9 萬億元,同比增長 33%,比上年末高 12.7 個百分點,高于各項貸款增速 21.7 個百分點,全年增加了 3.86 萬億元。

    社會大環境忽然的加速節點則出現在 2019 年。年初,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六次會議審議就通過了《關于構建市場導向的綠色技術創新體系的指導意見》,印發者是國家發展改革委和科技部。這份《意見》明確要求,到 2022 年基本建成市場導向的綠色技術創新體系。

    科技發展的需要資金的大力支持,2022 年的《指引》成了呼應了上述體系的金融里程碑。

    綠色信貸政策是要求金融機構在發放信貸的過程中充分考慮貸款企業可能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實現信貸資金的合理配置,從本質上看是在要求銀行充分考慮環境風險對金融風險的影響。

    綠天鵝和灰犀牛

    國家氣候戰略中心戰略規劃部主任柴麒敏對華爾街見聞分析,氣候相關資產逐漸成為未來經濟增長和金融結構性變化的風險敞口。

    " 如果全球溫升,青藏高原的建設和投資成本可能要翻一番,這是來自環境的物理影響,更大的風險來自于政策變化,碳中和目標的提出、技術進步、消費者偏好的變化,將會使得大量高碳資產未來可能面臨變成估值下降的擱置資產的風險。" 柴麒敏如是說。

    在他看來,盈利能力回報率會下降,若金融機構為這些資產提供長期融資,可能會形成大規模壞賬," 國際清算銀行把這種風險敞口叫做綠天鵝,我們的中央財經委員會把它叫做灰犀牛。"

    華爾街見聞從一位參與財經委調研的資深人士處了解到,銀行在貸款時面臨的環境風險具體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環境問題帶來法律責任風險;

    二是違約風險,貸款企業因環境污染造成的損失或環境規制嚴格造成的監管成本上升,可能出現無法按期償還貸款的風險;

    " 第三就是聲譽風險,銀行有可能因為授信企業發生環境事故而損害到自身的聲譽。從安全盈利和風險管理的角度出發,環境風險已經成為銀行需要綜合考量風險因素。" 上述人士對華爾街見聞強調。

    " 滿月 " 以后

    上個月初發布的《指引》體現出來自金融頂層設計的決心。

    中國工商銀行現代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殷紅對華爾街見聞表示,這份《指引》是綠色金融發展新的一個引領性文件,和 2012 年的《綠色信貸指引》思路上是一脈相承的,并對綠色金融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 一個是范圍更廣,以前主要是針對銀行業的信貸業務,這次是擴展到了整個銀行和保險業的相關金融業務;二是明確提出了環境、社會和治理風險管理,指引開篇的 5 條原則中有兩條里面提到了五次環境、社會與治理,將 ESG 原則引入綠色金融理念和管理流程,奠定了 ESG 理念、風險識別與管理成為《指引》主線。后面的章節又從組織管理、政策制度、能力建設、投資流程管理和內控等方面提出了更加具體的要求。"

    殷紅還告訴華爾街見聞,《指引》在差別化的風險管理方面的要求比較細致,包括創新風險管理的方法工具、ESG 評估和分類等等。

    " 比如說對于重大風險,《指引》要求有名單制管理,要有預案和風險緩釋,建立申訴機制等等。"

    根據她的預判,盡管現在還僅僅是一個指引,日后會納入銀行內部自評價的體系。" 銀行會對照《指引》要求逐一落實。"

    華爾街見聞獲悉,隨著 2008 年《企業內部控制基本規范》及企業內部控制配套指引的實施 , 上市公司內部控制自我評價和審計已從自愿性行為轉變為強制性要求 , 而銀行作為具有特殊監管要求的行業 , 內部控制自我評價和審計的要求也更為嚴格。

    " 接下來銀行將在現有綠色金融體系架構基礎上,進一步完善流程,根據《指引》相關要求,進一步明確流程各環節的職責,將環境、社會和治理相關風險因素納入審查、審批合同、簽訂資金撥付和管理各個環節。" 殷紅解釋道。

    成本與收益

    然而,嚴格的環保審查背后無法忽視對商業銀行成本的消耗。

    從短期看,綠色信貸政策確實會增加一系列成本,這也成了之前掣肘政策落地效果的核心原因。

    一位不愿具名的銀行風控人士對華爾街見聞坦言,即便是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機構,也尚未做到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的平衡,還無法為其他商業銀行樹立標桿。

    " 嚴格的環保達標審核和環境風險甄別本身就會提高貸前評估的成本,銀行不僅需要開發相關的風險管理模塊,還需要培訓內部人員或者外聘第三方環評機構對貸款項目環境和社會問題進行識別。" 該人士表示。

    " 這種調整還會影響到貸中和貸后環節,比如說綠色信貸項目回收周期較長,需要額外監測環境風險變化與節能減排目標完成的情況,所以會提高商業銀行貸后監督成本。"

    另有觀點對華爾街見聞表示,這還不包括項目融資潛在客戶流失造成的機會成本," 有些‘兩高一?!髽I的短期顯性利潤比較高,客戶比較穩定。"

    在過去很多年,大型商業銀行的綠色信貸執行效果相對要更好一些,也回應了這種對商業成本敏感度的不同。

    不過,從長期來看,綠色信貸規模的逐步擴大勢必減小單位成本,銀行聲譽機制帶來的正效應也會逐步凸顯,上述成本方面的負向波動僅僅是陣痛。

    銀行信貸決策的真正挑戰也許在于信息尚不對稱。

    環境信息本身不僅專業,還具有很強的隱蔽性,銀行作為債權人其實是處于信息的劣勢地位,往往很難確切掌握企業的環境責任履行情況。

    綠色信貸,不只是一道金融題,環境信息披露機制和評估標準恐怕還是建構其上的元命題。

    以上內容由"全天候科技"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全天候科技

    全天候科技

    提供專業快速完整的科技商業資訊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
    <table id="8acaa"><noscript id="8acaa"></noscript></table>
  • <blockquote id="8acaa"><center id="8acaa"></center></blockquote>
    <xmp id="8acaa"><table id="8acaa"></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