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cycy"></blockquote>
    <xmp id="acycy">
  • <bdo id="acycy"><noscript id="acycy"></noscript></bdo>
  • 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他考了 5 年公務員,最后敗在政審上

    "

    最近兩年,他三次進了面試又三次被刷,屢敗屢戰,壯心不改,成為大家或褒或貶的經典案例。

    這是全民故事計劃的第 653 個故事—

    我就讀于北方一所雙非本科院校,大四秋招,一無所獲。

    到了 2021 年初,學校放了寒假。我回到老家鎮上,透過本地人的生存狀況,隱隱預感到來年的工作更加難找,就和大多數同學一樣,開始備考公務員。

    舅舅在鎮上開了間咖啡店,聽說我要公考,就慫恿我來咖啡店幫忙。他說活兒也不重,可以邊端盤子邊看書,還能體驗公考的氛圍。

    我被他最后一句話吸引,滿心疑惑地去了。原來店里不少客人來自隔壁的公務員培訓機構,主要有大學畢業生、苦悶打工人和全職備考者。

    他們每天上完課,就來店里,點一杯最便宜的美式,把身體縮進小卡座,悶頭刷題。等日落很久,他們才收拾紙筆,回自己狹窄又吵鬧的家。

    近幾年失業者不斷增加,公考的人越來越多,多數培訓機構的課程價格水漲船高,上萬塊乃至幾萬塊的學費耗光了年輕人微薄的積蓄,他們再沒勇氣走上二樓的包間,多消費一塊蛋糕。

    一樓的客人總在埋頭學習,很少開口,十二塊錢坐一下午,像是屁股生根,長進了坐墊。舅舅從不趕人,并非是他心善,而是有這些人在,顯得店里人氣旺。這些人本就心虛,也沒其他要求,更不敢喝光咖啡。

    貧窮就像在萬米高空跳下,打開了載重量極小的降落傘,最開始你還能脫掉鞋褲減重,后來為了暫時活下去,不得不揮刀砍腿。我對此窘境感同身受,從不向他們推薦餐品。但我端盤子經過時,還是會有人低下頭,提前拒絕我。

    店里另外兩個服務員是中年阿姨,我和她們沒話題,還常被她們逮住介紹相親,好在她們總待在二樓看風景。我??恐膳_,看一本厚厚的申論范文書。只有當李團結進來,一樓氣氛才會活躍一些。

    鎮上的人口也就十多萬,本地公考圈里,很多人都認識李團結。他常穿著過時的藍外套,微胖,天靈蓋上的頭發岌岌可危,戴一副金框眼鏡,笑意總是漾在圓臉上。

    他在鎮里的衛生局做著合同工,每周整理五天文件,換來兩千多的月薪。最近五年的工作之余,他輾轉于國考、省考、事業編聯考二十多次。最近兩年,他三次進了面試又三次被刷,屢敗屢戰,壯心不改,成為大家或褒或貶的經典案例。

    他以前話少,自從兩位小姨子都成功嫁給市直公務員,開小超市的岳父連家庭聚餐都不愿叫他,賣化妝品的老婆也迅速失去家族地位,常跟他吵架??疾簧暇幹凭偷貌坏叫腋?,李團結痛定思痛,開始了漫長的公考之路。但三次面試全都沒過,面試班的老師責令他平時也要多和人溝通,他的話才逐漸多起來。

    考到后來,他的行測和申論常得高分。雞兔同籠十秒可解,邏輯推理十答九中,各類公文得心應手,堪稱久病成醫的奇才。一樓的很多人逮到機會就向他請教筆試題。

    有一次付款,他看到收銀臺旁的申論范文,眼睛一亮,笑著問我:" 小姑娘,也在考?"

    我回答:" 第一次,還沒上過考場呢。"

    他追問我會不會寫,我搖頭說太深奧還沒頭緒。

    " 來,這邊坐,哥來教你!" 他很熱情,端著咖啡帶我坐到旁邊的卡座,掏出紙筆就講了起來," 一篇優秀的申論,最重要的是拋棄小我,從大局思考 ……"

    他講得極有條理,必是浸淫多年的功力。后來他給我又講過幾次,我才明白他并非什么都聊,僅是遇到自己懂的問題,才長篇大論。這種謙遜的克制,比喝幾口啤酒就敢指揮國際局勢的人要強很多。

    成年人都要養家,他只在周末來上課,有時會把女兒帶到店里。女兒剛上四年級,點杯果汁,邊吸邊寫作業,跟她爸一樣,也在努力算著雞兔同籠,父女倆學著同樣的知識,卻在不同的賽場里和同類競爭。

    聽舅舅說,李團結的父母很早就離了婚,母親養他,父親遠走,再無聯系。他一直把岳父當父親,岳父卻把他當碎催使喚。

    過年那幾天,我去李團結岳父的超市買過菜,見過他一次,他沒了咖啡店里的神采,在貨架前低頭清點著貨物。岳父忙不過來時,總叫李團結來幫忙——另兩個姑爺大有前途,給領導寫材料的嫩手沾不得葷腥。

    日子久了,我漸漸和李團結熟絡起來。他筆試已經很有經驗,自己做題鞏固。近兩年只報面試班,所以我們打擾他,跟他聊天,反而對他有幫助。

    他把我當妹妹,申論講乏了,偶爾跟我說些公考外的趣事。比如他所在的小小衛生局,有六位副局長,開會時的位置順序,不能厚此薄彼,負責人往往大傷腦筋,只好這次把老王排在前,下次讓老張先發言。

    李團結在一位副局長手下做事,有時候會陪同出門,但是領導的保溫杯只有一個,手下到底誰來拿就成了問題。他是合同工,待遇和工作安排都差很多。除了值班他是第一個,所有好事都排在末尾。

    他反倒阿 Q 附體,悟出些人生哲理:所有的順序只有第一輪重要,輪到你以后,你就是第一個。

    北方的冬季漫長,過了元宵,白天依舊很短,天黑前要盡量把事做完。大家沒多少時間可以揮霍,都開始沖刺三月底的省考。

    職位表還沒公示,有經驗的人已經開始討論。哪些部門工作多還福利少,哪些單位活兒輕但沒職權,我都熟記于心,仿佛自己已經是個人才,有了挑選單位的能力。

    店里總有人和李團結打招呼:" 李哥,報哪個職位到時候說一聲,你報,我就不敢報了,拼不過你!"

    李團結總是摸頭笑:" 不敢不敢,我也強不到哪兒去 ……"

    年前,我們在店里給李團結做過模擬面試,感謝他免費授課。李團結對答如流,已經沒有問題能困住他,這次可以說十拿九穩。

    但他三十四歲了,夏天再過一個生日,年底的國考就沒資格報名,他最好的入仕機會,只剩這次省考。壓力很大,李團結孤注一擲,很快就報了最貴的訓練班,整日高強度練習,沒時間再來店里。

    我只剩畢業論文要寫,學??梢詴簳r不去,就繼續打工備考。職位表出來后,我才發現受專業限制,能報的職位很少。糾結多日,最后挑了一個人少的,權當練手。李團結則報了市委辦公室的三不限職位,報錄比達到了恐怖的一千比一。

    年輕人踏入此道,似乎比父輩還要迷信。筆試前,大家會相約去拜神,保佑自己妙筆生花。

    可惜本鎮唯一的小廟里,編制不多,容不下文殊菩薩,而且今年因修繕關閉了。盡管神的專業不對口,但大家??吹侥彻偌嫒文彻?,推測神職也會重疊,管財運的兼管文運,大約不成問題。

    考試十萬火急,很多人等不了修繕,竟都自帶香火,悄悄翻墻進去,上香磕頭。住持大和尚慈悲為懷,從來不管,甚至會給大家加油打氣。

    等考完試,店里少了一半的客人。全職備考的人畢竟不多,大家都要生活,金榜題名概率很小,柴米油鹽更為緊要。

    李團結仍去參加培訓,咖啡店九點關門,我下班時,隔壁的培訓機構還是燈火通明,能隱約聽到疲憊的聲音重復著標準的回答:怎樣組織會議、如何服務群眾、處理上下級矛盾的方法 ……

    筆試成績很快公布,我的分數果然很低,萬事開頭難,倒也不太郁悶。隱約聽聞李團結的筆試又過了,可是想為他祝賀也找不到人,只好在微信里恭喜,他只淡淡感謝了幾句。

    直到省考面試結束,李團結才又來喝咖啡。這段時間,他瘦了十幾斤,那是努力過的證明。大家忙圍上來,問他面試怎么樣,他總是笑著擺手,大家也就不再問了。

    清明已過,天氣漸暖,因為有事業編聯考,周末來復習的人多了。我已深陷于行測的題海,尤其圖形推理題,要從許多圖形里選中相似的進行歸類,就像人一樣,考中了就是那群人,考不中就是這群人。

    我怎么看都沒規律,總是選不對,等李團結來了,我就厚著臉皮去請教。他拿過題一看,自信地說:" 這種題有口訣的!線條相似考運算,旋轉翻轉要結合 ……"

    他坐下給我細講了一會,手機忽然震動起來。他漫不經心滑開屏幕,瞥了一眼,突然就瞪大了眼睛,嘴角大幅度上翹,失聲喊:" 我考中啦!"

    大家都抬頭,懵了幾秒,隨后意識到他這是面試也過了,紛紛起身走來,將他圍在中心。

    李團結終于克服了多年來的卑怯和緊張,用流暢的回答征服了所有面試官,在上千人的競爭中,獨占鰲頭。大家鼓著掌,議論起來,除了夸贊,更多的人覺得市委是好地方,以后保不準還得求李團結辦事。

    有人突然說要是擱在古代,過了省考算是個舉人。大家覺得極有道理,便帶著三分嫉妒,和李團結開起了舉人老爺的玩笑。李團結的臉瞬間紅成了山楂果,連連擺手。

    我也替李團結高興:" 舉人老爺,快給家里報喜??!"

    " 對對對!" 李團結激動地翻著通訊錄。

    岳父這幾年給他的壓力想必很大,他下意識忽略了母親和老婆,直接撥通了岳父的電話,手指發著抖,不小心按了免提。通了,他還沒開口,岳父先說話了,語氣很不耐煩:" 團結啊,我忙著呢!你啥事?"

    李團結聲音打顫:" 爸,我中了!"

    " 中啥?中獎了?多少錢?" 岳父很疑惑。

    " 不是!爸,是省考!" 李團結激動得稱呼都亂了," 爹,我面試也過了!真的!"

    岳父明顯是腦子沒轉過彎來,停頓了幾秒,才驚喊:" 真的?哎呦!我什么福分??!三個姑爺都進編制了!我馬上去你家,你等會??!"

    匆匆掛了電話,李團結尚未從喜悅中回過神,他思緒有些混亂,又一屁股坐下,給大家東一句西一句講起了面試的過程。我用食指輕輕戳他:" 你媽還不知道呢!"

    李團結如夢初醒,準備回家,可還沒走出店門,他突然雙掌一拍,大步流星折回吧臺,對我說:" 給每人加一杯美式,今天我請客!"

    落榜者們沾了舉人的光,都歡呼起來。目送李團結結賬出去,大家受了刺激,又縮回卡座拼命刷題。

    隔了幾天,李團結又來過一次。他置辦了一身得體的黑色西裝,和兩個同樣體面的男人上了二樓,點了不少東西。樓下的客人說,那就是李團結的兩個公務員連襟。

    接著半個月,我和導師網絡溝通,急著修改毫無創見的論文,就沒去店里幫忙。我媽過生日時,舅舅來我家吃飯。切完蛋糕,我隨口問李團結最近是否來過。舅舅放下筷子看我:" 來不了啦,他人都快瘋了,你不知道嗎?"

    我大為疑惑:" 高興成這樣?"

    " 哪兒??!" 舅舅有點幸災樂禍," 政審沒通過!"

    我驚訝到眉頭皺起,聽舅舅講。

    原來李團結的生父早年去了南方,又組了家庭,做著發財大夢,七八年前參與了一起詐騙案,雖是從犯,但也留下了案底。因為十幾年疏于往來,李團結和他媽媽一直也不知道這事。作為直系親屬,李團結的政審就這么黃了。

    舅舅感嘆:" 老婆正和他鬧離婚,他媽氣出了病。鄰居說他現在精神都不太正常了。你說這命??!但凡五年前知道這事,就不用費勁考了。"

    仕途還沒開始就宣告結束,李團結的事很快就在公考圈里傳開。人們剛開始還帶著一絲同情,但是重復講多了,人們就把他看作一個永不過時的笑話,成為本地的精神特產之一。

    論文改完,我去了店里。之后一個月我沒見到李團結,人們也慢慢不再談起他。我去學校答辯前,有天傍晚下起了小雨,小鎮蒙在霧氣中模糊起來,隔壁培訓機構的吵鬧聲卻逐漸清晰。

    我探頭看,隔壁門前已經圍起一圈人,打傘的和沒傘的都沒有走的意思,瞧著熱鬧。有人怒吼:" 去你媽的!你今天不退錢,我就不走!"

    是李團結的聲音。我很好奇,打起傘三兩步就走近去瞧。兩三層人,很容易就擠了進去。當中是李團結,頭發散亂,臉紅撲撲的,喝了酒。他最近又瘦了,西裝不見了,藍外套也臟兮兮的。

    他拽著培訓機構負責人的胳膊,不讓人家走。負責人一臉無奈:" 你的面試確實過了,面試班合同上講得很清楚,過了就不退錢!你不能耍賴??!"

    " 誰說的?" 李團結喘著粗氣,聲音小了下去," 我沒過,沒過 ……"

    負責人用力蕩開李團結的手:" 政審也不歸我們管!誰知道你爹是詐騙犯!"

    末尾那句話激怒了李團結,他立刻揪住負責人的脖領,揮拳要打。旁邊看熱鬧的人趕緊攔下,迅速拉開了兩人。

    負責人整理著衣服,有些憐憫他:" 老李,公家不要你,你要不來我們這?你筆試的理論水平,足夠當老師了。"

    附近的人們也附和,畢竟那么多教公考的老師也不是公務員。

    " 去你媽的!" 李團結對著人群罵," 老子明年還要考!"

    人群哄笑起來,都覺得李團結無藥可救。雨越下越大,熱鬧結束了,看客逐漸散去,只剩下醉醺醺的李團結,晃晃悠悠轉身,向我的方向走來。

    他走得很慢,有些恍惚,好像沒看到我,擦著我的肩膀滑向我身后。我趕忙拉住他:" 李哥,雨大了,進來坐坐?"

    雨水打濕了李團結的眼鏡,他抬頭努力辨認:" 是你啊 …… 不進去了,我回家。"

    " 那這傘送你吧!" 我把自己的傘把塞進他手里,李團結沒拒絕,接過傘,罩住我和他,默默打量了我一會,囑咐我:" 千萬記住啊,要考就好好準備,不要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

    我點點頭,他又念叨了幾句,最后輕拍我的肩膀,轉身走進了霧氣里。

    作者:老邪,青年作者

    編輯:霧

    以上內容由"全民故事計劃"上傳發布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a,偷上熟睡人妻系列全文,男女下面一进一出无遮挡免费视频
  • <blockquote id="acycy"></blockquote>
    <xmp id="acycy">
  • <bdo id="acycy"><noscript id="acycy"></noscript></bdo>